夕烧

それでも海は穏やかに凪いでいた

【蔵不二】Higher Ground(完结)

#白石藏之介生日快乐!

#March of Time  番外


偌大的会场像月光下的迷雾森林。


混杂着草木清香的水雾在空气中氤氲弥漫,柔和的幽蓝灯光飘然沉眠于茫茫人海。


等待偶像登场的少年与少女们戴上明黄色的发光手环,再高高举起亮绿色的荧光棒,跟随着他们挚爱的旋律,轻歌慢摇。


虚幻而飘渺的电子音和着风过树林的沙沙声响,不紧不慢地循环着主题乐曲舒缓的主旋律,空灵而悠扬。


放松肢体,放空思绪。融入感情的迷幻音乐是解放心灵的良剂,亦是令人沉沦的毒药。


直到。


直到,乐声戛然而止。


直到,昏暗的舞台上,一道光芒从舞台中央高高跃起。



「さあ——

   はじまりは、Ecstasy——」


那声线清亮,欢愉,勾人心魂。


刹那间,会场爆发出狂热的惊呼与尖叫。


二十岁的白石藏之介身着一袭黑色礼服空降舞台。他是最不擅长摆造型的。在镁光灯的照耀下,衣领与腰线上的闪片绽放着耀眼的银色光芒,而他却不懂得将那份闪亮与炫酷表达到极致,只能徒然端立于舞台正中央。他紧张,他不安,微微颤抖的前膝不自然地往内侧扣了些,却歪打正着将自身的宽肩和窄腰,长腿与翘臀以恰到好处的角度展现出来:那贴身裁剪的礼服将年轻紧致的身体裹得严严实实,流畅的线条无限放大了那火热的,有力的,令人血脉偾张的遐想。


白石举起缠绕着白色绷带的左手,唇角微翘,眼里带笑。他像是在茫茫人海中注视着你,似笑非笑地看着你,是世上仅有,无可替代的喜欢。


比作No.1的手势在半空中稍作停顿,随后,在跃动的鼓声敲响前奏之际,舞台上的主角迅速向下划下一道流畅的弧度。


「さあ

   はじまりは、Ecstasy

   すべてを明日の粮に

   白热した魂を かき鸣らし つかみ取れ 」


这一次,明朗轻快的声线,伴随着起伏的电子琴音,终于拉开了毒と薬演唱会的帷幕。



1.


不二睡得口干舌燥,他不甚舒服地偏了偏头,想靠进那意识中温暖的胸膛里蹭一蹭……


却落了空。


被梦境中的幻影勾得心绪不定,清晨勃发的欲望抑制不住地在身体深处燃烧起来。不二埋在松软的空调被下,两个人荷尔蒙混合的味道便扑面而来,深吸一口,催情又好闻。手上的速度不紧不慢地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亦耐心磨蹭着生机盎然的物什,直到那团热火渐渐平息下来。


不二失神地看着窗帘外的景色,茫然盯了好一阵才意识到原来窗外的樱花树竟已一片粉嫩。


大阪的春天,是以悄然而至。


卧室门外依稀有细碎的走动声响,烤箱叮咚一声似乎是加热好了早餐。


现在是早晨七点十五分。


不二分开光裸的双腿,绵柔床单上另一个人的温度尚未退散。他想,白石今天是要去学校还是研究所?


昨晚入睡前,幸村通过skype和自己讨论了三小时有关一周后《テニスの王子様》见面会的台本内容。直到白石晚上十点半从研究所归来,立海的"神之子"才意犹未尽地结束了工作通话。


不二白日里在东京给时尚杂志拍新刊封面,晚上赶回大阪的家后又被幸村逮住,结束了skype通话后就觉得困得不行。等到白石洗完澡吹干头发,自己已经是半梦半醒的状态,暂时也不想和丈夫聊什么《テニスの王子様》演唱会安排,匆匆亲热过后便相拥睡去。


然后,他便梦回了十年前的毒と薬现场。


不二洗漱完毕,打开房门向客厅走去。在开放式厨房里忙忙碌碌的白石听见声音便停下来,回头笑着看他。


"早上——-"


"早。"


尚在制作爱心早餐的男人穿着纯白的棉质居家服,不二从背后抱住他,隔着细柔的衣料揉了把爱人的腹肌。于是,一本正经捏着饭团的白石博士,瞬间连微笑都变软。


"可以吃早餐啦。"白石指了指已经装盘的饭团,"玉米,秋葵,紫甘蓝。一会儿还有青瓜,鸡蛋,金枪鱼馅的。"


"诶——那你刚才用烤箱做什么?"


白石随手提了一份未拆封的烤三明治,"昨天回来路上买的,我吃了一份。"


不二眨了眨眼睛,说:"我也可以吃三明治的。"虽然,比起西式早餐,日式总是更喜欢一些。


白石默默把三明治塞回冰箱,无奈道:"你牙龈有点肿,昨天晚安吻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


不二一时语塞。


白石又说:"这段时间不能吃烤的,辣的也禁止。如果像去年那样肿了一周还消不了,《テニスの王子様》见面会的场刊拍摄和彩排,你要怎么办?"


不二心想,我这不是还有你。


白石倒了杯果汁,推到不二面前,继续说道:"我虽然总能够找到最好的药物给你治疗。但是,你疼,你难受,我心里也会难过。"


不二听话地嗯了一声,在心中默默收回了明天青学在烤肉店聚会的提议。


"我知道啦,你不要担心。"不二将手覆上白石的,两枚婚戒轻轻碰撞,发出叮咛的声音。


白石还想说什么,不二立刻抢先在前头娓娓道来:"电视机下的第一个抽屉里有维生素C和复合维生素B,每天各两粒。如果肿得厉害,饭后就去第二个抽屉里拿消炎药,对不对?"


药学博士化身家庭医生,满意地点点头,起身在不二脸颊又亲了一口,安心道:"那我换衣服去研究所啦,今天下午应该能准时下班。"


不二点点头,补充说:"我在家整理行李。明天我们去东京拍完场刊后,就要开始为期一周的彩排了。东京的公寓也好久没回去住了,这次要住那么久,明晚还得去附近的超市大采购……"


白石系着外套纽扣的手微微一顿,但很快便恢复正常,淡淡地嗯了一声。


不二当然注意到了,他愣了愣,却也没有多问,张口咬上了第一个饭团。


白米松软,鲜蔬清爽。料理从某种程度来说是爱的一种表达方式。


不二坐在餐桌前和出门的丈夫告别,心想,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2.


"白石真是个有情调的男人呐。"幸村夹起一个饭团,欣赏道:"先前那个是把秋葵切片拼成一颗星,这个是用玉米和黑芝麻凑成一朵向日葵?"


"本大爷也见识过——"笔记本中央的迹部在skype的画面上抿了一口咖啡,从容补充道:"白石那家伙,以前还在抹茶马卡龙上点巧克力酱,再在纸杯蛋糕上把马卡龙拼成盆栽仙人掌。"


"哦?那拼成的一定是团扇仙人掌。"幸村笑了笑,"不二不是更喜欢球形的吗?"


"拼成球形的话,我吃完也得变成球了。"不二收拾完餐具,给幸村泡了杯咖啡,又说道:"确切来讲,白石给我拼的,是开了一朵小黄花的团扇仙人掌。"


"黄芥末味?"


"又是黄芥末酱?"


不二慢条斯理地吞了维生素C和维生素B的胶囊,悠悠道:"栗子味,他自己做的,特别香,不太甜。"


放在十年前,幸村和迹部必定会吐槽不二被白石的"健康食品大法"荼毒了。然而,昔日少年三十而立,非但完全理解了健康食品的重要性,还会经常来电咨询白石这位专业人士。


"所以——"不二微微眯起双眼,他虽然面上依旧笑得春风和煦,却莫名给人一种在下逐客令的感觉。"明天我们就要在东京见面了。你们一个在见大阪的商业合作对象前来我家串门,另一个准点让我开工作视频,到底是有什么事?"


窗外,一声春雷轰隆而至。


迹部在视频里听不见,毫不在意说道:"昨天和前辈们开了会,终于敲定了见面会的台本。这次全员集合,每人都要唱一首自己的角色歌,一首自家学校的合唱曲,三首集体大合唱。此外,有被观众评到Top5的双人曲、组合曲、个人单曲,再要多唱上榜的曲目。"


幸村在这次见面会中主要负责的是舞美,倒也是第一次听到台本的内容。不二点开迹部传来的歌曲列表,快速梳理出了自己和白石的表演清单。


"不二,你一共要唱七首。"迹部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又说:"你本来就是偶像出身,虽然后来以演员身份出道,但毕竟是前青学组合的Ace。我相信,你一定没有问题的。"


"白石也要唱七首吗?"幸村看不二眉头微蹙,便心领神会道:"他男人十年没有登台演出过了,半年前的特典电影也因为我是编剧,这才给了他颇为轻松的戏份……"


"抛开合唱不谈,除了角色歌,他还得唱Top 1组合曲,以及Top 2个人单曲。"迹部顿了顿,又说:"前辈们也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最后是種ヶ島监督执意要这么安排。"


"他相信白石必将同十年前一样,献上一场最闪亮的表演。"


闪亮的表演,谈何容易呢?


"还有一周的排练时间。"幸村替不二切断了迹部的视频后,淡声说:"虽然毒と薬演唱会我没去看过,但那场的反响一直不错。白石当年也只是排练了一周,就成功唱完了全场十几首歌,这次也不会有问题的。"


可那个时候,白石是拥有大把大把时间可以挥霍的在读学生,当然可以全身心投入到演出前的排练中去。而现如今,英国方面虽说请了长假,国内的项目和工作可谓滚滚而来。


"我……不知道。"不二斟酌了片刻,说:"最近,我总觉得他……"


幸村眉头轻挑,揶揄道:"他是不是最近有什么行为举止,让你觉得他有什么事瞒着你?"


不二静静地直视挚友,随后拿走了放在幸村面前的三文鱼饭团,在橘色的刺身上裱出一朵芥末大丽花。


幸村面不改色接过不二改良后的饭团,见怪不怪。


"我觉得他可能要去做一个无论如何都推不掉的新项目,难说还签了保密协议……"不二想了想,实话实说:"七天的排练,他或许能来一整天就是极限了。其实,迹部没提種ヶ島前辈之前,我都想和他商量能不能让白石就唱一首四天合唱曲,露个脸就行的那种……"


幸村摇了摇头,突然就想到切原前几天还在立海事务所里和白石Skype,支援他所敬重的前辈如何更好地利用气息推动声音。


"你就没想过,你男人可能并不排斥参演?或者说,他其实还挺期待这次公演的,毕竟你们已经十年没有同台演出过了……"幸村点到为止,又意味深长地看了挚友一眼。


"你说的,只是一部分。"不二按了按手机的Home键,屏幕中瞬间现出了白石俊朗的笑容,足够满足隔空思念深情对视的需求。不二像是被自己逗笑了,缓缓道:"白石也很久没和四天同台表演过了……"


不二知道白石在想什么。他在想,献给爱人的歌不能浮泛不实,献给友人的曲亦决不能虚浮不真。他在想,十年后的舞台上,自己依然能够给他的爱人、朋友、甚至世人一个惊喜。


当然,不二也相信,他所深爱的人,总能克服所有艰难险阻,献上一场完美的演出。


.3.


白石打开实验室的玻璃门,在外面等候着的一群实习生便鱼贯而入开始清理工作。


"辛苦了,白石君。"研究所的佐条所长是位高瘦的男子,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斯文的无框眼镜,时下虽一脸倦容却仍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佐条同白石握了握手,便带着他最得力的后辈到机房里监测数据。研究所定制的电脑连通着实验室内的各项仪器,白石认真核查了一会儿,终于确认了持续导入的数据精准而完美。


"前辈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白石还是在校大学生时就是佐条的助手,算得上是师徒关系。而这些年来,也多亏了佐条在海内外的提携引荐,自己才有了今日的成就。白石笑了笑,又说:"明天我得请天假。回来后,我会全力以赴,争取尽快结束这个项目。"


佐条点点头,算是准了白石的假。一时间,两位药学专家均不由自主地抚上了无名指上的婚戒,像是想念着各自的爱人。


研究所上下都知道白石博士最近结婚了,而且对象还是一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明星。走学术路线的人八卦心有限,搜了下Twitter上近期公布婚讯的女优,觉得和白石博士都还挺般配,便不求甚解地道了声恭喜。


然而,佐条所长却是瞒不过的。据说,这位前辈的伴侣也是偶像明星,因此他对舞台上的自然亲昵和虚情假意有着无比准确的判断力。


"这次临时找你帮忙做项目,大家都知道勉强了,特别不好意思。"佐条从隔间的储物柜里拿出一个礼盒交给了白石,又说:"里面都是你师弟们的一些小心意,送给你和你的家里人。"


白石每次回研究所都会收到合作制药厂的一些定制药妆,过往大多是男用洁面乳,面霜与润唇膏,这次的犒劳品中却有意添置了一些彩妆唇膏。


白石微微一笑,淡声说:"他们都太客气了,但我的……"


"但你的家里人不是妻子,是丈夫对吧?"佐条难得揶揄道:"放心吧,我和他们换了种说法。只说你家里人是知名公众人物,接了好多大牌的代言,心意领了就行。"


白石松了口气,点点头说:"嗯,谢谢前辈。他……不二其实一直很喜欢我们制药厂的润唇膏。"


佐条毫不意外地点点头,遂又摆摆手说:"配方和剂型都是你设计,玫瑰花蜡和辣木籽油也是你供应,我们只是负责生产加工而已。"


所以,不二喜欢的只是你。


两人又聊了几句,直到白石告别佐条所长,已将近下午五点整。实验区域内没有窗户,白石推开厚重的隔断门去申请离开实验区域的审核,一开门便听见走道对面的玻璃窗被暴雨砸得噼啪作响。滂沱的雨水将窗面汇成一片滉漾的水面,让人丝毫看不清窗外的景色。狂风也不甘示弱,一声接一声地呼啸而过,发出野兽怒吼版的咆哮,震得窗外的松柏化作一抹幽绿的残影狂舞不息。


明明出门的时候还是日光正好,回家的时候就变成了这般极端天气。


项目经理很快批准了白石的离所初审,交还了一把储物间的寄存钥匙。储物间里的气氛恹恹的。大多数研究员所谓的"回家"实际是回到制药厂隔壁的"宿舍楼",这一路走回去虽然不远,却仍旧会被淋个透心凉。


"再等等吧,看看雨会不会小一点。"


如此一来,几位等着半小时后班车回市区的实习生们也不好意思心急火燎地拎包走人,只得耐着性子留在储物间里有意无意地和前辈们交流着最近的工作情况。


是啊,科研人员是最忌讳心浮气躁的。


白石刚进入研究所做助理的时候,授业教授也再三告诫过自己要在人前稳重:无论是在实验与科研中,还是在日常的交谈和处事上,细节为王,成败在此。


好在,白石还是研究助理时,不二的演员生涯正在上升期。两个人往往好几个月才能见上一次面,就算见上了面,也通常是踩着零点方得相会。如此,白石也就不在意回家时是否会流露出什么急躁难安的样子了。由而,研究所前辈们最初见到的,就是一位无论窗外春樱吹雪,还是冬日风雨,都无比从容淡定的研究所新人。尤其是在下班时刻的储物间,众人总能看见白石用他修长的手指悠悠解着衣扣,褪下白大褂后还不忘拉平细小的皱褶才小心挂到柜中。气质超然,动作稳妥。


"白石博士今天怎么走,也和我们一起坐班车回市区吗?"新来的小助理和她的同期们用意念沟通了半晌,终究忍不住向"传说中的完美研究员"问道。


白石正想应答,刚开启的手机却响起了熟悉的旋律。


「To seek what is for sure

   To touch what is for real

   To reach what is for good

   That's how I face my destination」


然后,研究所的前辈与后辈们便看见了传说中最稳重的完美男人,一脸惊喜又幸福地接起电话,嗯嗯了几声后,一张俊脸像是比看到根叶保存完好的野生乌头还要高兴。


白石笑着挂了电话,又颇为豪放不羁地脱了白大褂,迅速裹上外套后直接拎包走人。幸而在从容淡定的人设尽毁前,白石终究还是想起了储物间的同僚们。于是,脚下生风的白石博士,在出门前的最后一刻,微笑着向众人一一挥手告别……顺便,取走了放置在前台保管的一枝黄鸢蒲。


"你们的白石前辈之前不是这个样子的……"给新人们做入职培训的人事和白石是同期生,无奈地调侃道,"婚后的男人,终于原形毕露了。"


别人口中"婚后的男人"确实也没有想到自家另一半会顶着暴雨开车来接自己。一来,不二总是十分抵触在恶劣天气出门驾驶;二来,不二也是第一次到制药厂接自己回家。白石先给门卫打了电话,让保安放不二的车开进制药厂。随后,又回拨告诉不二怎么从药厂门口开到园区内部的研究所大楼。


不二慢悠悠地稳着离合器,踩着小油门在制药厂里兜兜转转,离研究所越近,心跳便也越来越快。快要接到下班的丈夫是一个原因,路旁最熟悉的陌生风景便是另一个原因。不二刚和白石谈恋爱的时候,说好的见面日往往会因为突如其来的通告,亦或是青学内部无法推脱的救场请求而搁置。那时,每一通取消约会的电话,不二打得都很沉重,心里也难受。他时常扪心自问自己不是一位好恋人,心想,男朋友一定比自己更心酸,更失望,也更无奈。好在,白石是位很会照顾恋人心情的完美男人。即使期待已久的约会落空,他也能在短暂的失望过后,迅速而不留声色地转移话题。如是,彼此才能都轻松好受些。


这种时候,研究所周围的风景照便是最好的调解工具。


"那……我们约好下次再见面啦。你今天不能回来,我也就住研究所赶项目了。照片要看看吗?我这边环境其实还挺好的。将来你有时间来接我,你也一定会喜欢这里的。"


明明是第一次进入园区,但对于不二来说,这里的一切却是如此的熟悉。桥边的枫树林,竹径深处的凉亭,主楼门口的一池方塘,还有食堂门口的药学家石像。这些风景论美观或许并不值得一提,可那份扑面而来的亲切感却让人心中仿佛有小鹿在乱撞。这里的春花秋月见证了十年间,他喜欢的人,成为他的男朋友,再到他的丈夫,每每在远距离恋爱时欲说还休的风花雪月。


不二按照白石的指挥,将车停在一栋大楼的边门处,熄火,又顺手将车内的智能系统调制私密模式,好让外面的人看不见车里的情况。他用指腹缓缓摩挲着婚戒,这是他最近无意间养成的小习惯:思考时,高兴时,紧张时,都会有意无意地重复这样一个小动作。


白石离开研究所前会有两道审核程序,第一道从简,第二道冗长。不二估摸着白石离第二道审核还有一段时间,便打开车内的音响放起了「追憶」。这首歌是十年前毒と薬演唱会的Bonus Truck,也是私底下白石最喜欢献唱给自己的一首曲子。


车窗前正对着研究所门口的两株樱花树。在这狂风骤雨的天气里,落英漫天飞舞,垂落在泛着银光的水面上,宛若春色入雪。


「サクラ散る 花吹雪の下 

    何度でも 君ヲ想フ」


不二轻轻跟着吟唱起来,然后,然后他便看见了他的丈夫。白石穿着一袭黑色风衣,左手捧着一枝怒放的小黄花,右手则打着一把崭新的透明伞向他快步走来。


白石拉开车门的一瞬间,车外的寒风与水气扑面而来。他的发丝被雨水粘住了一小缕,肩膀上也挂着点点水珠,神色有些疲倦,却也释放着辛苦养家男人那种特有的可靠与性感。


「冷え切った 季節をこの手で 

   色彩の時に変えて 

   春色のあの日の笑顔を 

   君に上げたいから」


音乐不停,悸动不止。


白石还没来得及将手中的一枝黄鸢蒲献给爱人,便被不二热烈而缠绵地吻住。潮湿而绵软的触感,温热,且有春樱的香甜。


"我来接你了。"不二轻轻舔开白石的唇缝,与他的丈夫十指相扣。但这样还不够。而立之年的人气俳优仿佛回到了十几岁时刚坠入爱河的样子,用柔润的唇珠亲昵地蹭着对方的,再次呢喃道,"白石,我来接你啦。"


.4.


大阪春寒料峭,时雨不歇。


短暂的亲热过后,两人需要面对的便是一路堵回市区的高速公路。白石躺在副驾座上,斟酌着该如何同不二谈起自己之后的项目安排。


答应参演《テニスの王子様》见面会在先,自己也很期待这次十年后的演出。为了能和不二,还有四天的大家同台,他其实早在拍摄《テニスの王子様》特典电影之前,就有悄悄练习声乐,好让自己的声线能尽量回到年少时的清亮与净澈,再融进点打动人心的技巧,让大家能够听到他的成长与进步。


白石素来很注重演出前的彩排。十年前开个人演唱会的时候,剧组专业的声乐和舞蹈老师给了他很大的帮助,让他在短短一周从业余K歌选手提升至几近专业水准的歌手。所谓:不打无准备之仗。排练时间的锐减,确实让白石对之后的演出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但时下,佐条所长的项目处在生死关头,自己又不忍心见死不救。


"明天拍完场刊后,就是为期一周的彩排了。"不二稳着刹车,注视着前方一动不动的车流,说道:"迹部要求最后一天的排练,全员必须到齐来过一下场。所以,那天最好要来。"


白石愣了愣,听出了不二的言下之意,叹了口气说:"抱歉,先前也不是故意要瞒着你……其实直到今天出门前,我都还没想好到底要不要接佐条前辈这个项目。"


"我知道。"不二点点头,想了想又说:"我知道项目收尾期的突发情况有多……致命。如果没能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合适的接替人员,佐条所长他们持续了好几个月的实验与成果都将付之东流吧。"


白石素来是所里最出名的全能型研究员:从实验设计到理论综述,再到测试,计算,最后出结论,独自一人完成所有亦不在话下。眼看师兄和师弟的所有努力即将功亏一篑,不二知道,白石既然能够挽救,便绝不会坐视不管。


但同样的情况,对于企划了近一年的《テニスの王子様》十周年演唱会,也是一样的。


"这个项目保密系数虽然很高,难度却也没有很大……负责实验计算的研究员突然病倒,我后天开始顶替他的工作,尽快处理好一切……然后,我再回到东京,跟上你们的排练进度……"

 

车窗外无数跃动的双跳灯刺眼得让人有些心烦。不二听完白石的安排,又斟酌了片刻:"我当然支持你的选择。但我只是……很担心你。这次重返舞台,你会有两首solo。四天的合唱和断ち切り隊都还要跳舞,剩下的三首全员合唱也会有独唱的片段……"


白石点点头,似乎早就知道了会有如此的演出安排,"渡边监督上周就有和我说过这些。全员曲那几句我会和小金一起唱,四天的舞台模式我也很熟悉。断ち切り隊的组合曲里有你,还有千岁。嗯,这首反而是最不用担心的……你相信吗,就算再过十年,恋の激ダサ絶頂的舞步,我闭着眼睛都能跳给你看。"


不二神色稍缓,双眼却依旧像是盯着晃来晃去雨刮器,半晌才嗯了一声。


"至于那两首Solo……"白石想了想,"一首是唱了很多年的Go on,还有一首却可以自选。"


前方的车辆开始前行,不二继续专心开车,无视了白石特意抛过来的讨好。


"别问我,你自己选。"


于是,回家的这一路上,白石美其名曰选曲,却放了一路含沙射影献给不二和FUJI的SHIRAISHI角色歌。


遗憾的是,直到两人回到家里,直到次日清晨两人准备前往东京,白石还是没有想好自选曲目到底要唱哪首角色歌。


拍摄场刊是件重要的大事。两人从大阪赶到位于东京的摄影棚时,《テニスの王子様》全员几近到齐。上百位业内知名偶像明星们正装出席聚在一起,颇有些参加年度盛典的感觉。


拍摄还没有正式开始,许久未曾得见的老朋友们聚在一起相谈甚欢,也有不少人带着自家御用的造型师在冲刺最后的妆容。然而,当不二捧着一枝黄鸢蒲,身后还跟着一位拖了28寸行李箱的"稀客"时,所有视线几乎都聚集到了两人身上。


"白石前辈——"


"藏琳——"


"白石部长——"


不二眯了眯眼睛,佯作生气道:"你们是看不到我的存在吗?"


菊丸自然地搂上了不二的肩膀,笑着说:"咱们每周综艺,电视剧,甚至在青学总部都能见面,却不能常常见到白石呀。"


大家都笑了起来。


不二和白石的关系虽然没有和众人正式宣布过,却也没有刻意隐瞒过什么。圈内卖腐炒作也常有,片场内摄影机亦是持续运转。对两人不太熟悉的,就当作两人的同时出现是《テニスの王子様》十周年宣传的安排;心知肚明的亲友们则瞅着两人合用的行李箱,默默干了一份狗粮。


白石上次拍摄特典电影的时候,没有和全员在一起拍摄的镜头,也就没有和大家怎么叙旧。有些同期生真的是有将近十年没见到白石了,拉着他从无名指上的婚戒,聊到大阪婚房的价格与装潢预算。


"婚房是我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就买好的。嗯,那时候便宜。"


"装修风格?他有提过意见,不过具体都是由我来操办的。那时我们异地,他又很忙,装修结束后又吹了三个月的甲醛,他才过来看新房的。"


幸村不知何时走到了不二身后,淡声道:"然后,你们就这样住了许多年。"


不二转过身,笑了笑,说:"对,但东京的房子可是我一手设计的。"


幸村心想,东京的房子你们又不常住,也不知道为什么总爱蜗居在大阪。


摄影师很快准备就绪,负责人便开始宣读拍摄安排。打头阵的自然还是青学,由越前率先开始拍摄个人写真,而不二则排在第三位。幸村看白石还在和真田讨论和风装修在简约式风格中的合理运用,便随手从化妆师那里拿了一把扇形刷,给不二补高光。


"白石帮你眉毛修得不错,比以前有进步。"幸村满意地给挚友定妆,又从大石手上接过一株青学标配的蓝色绣球花,让他拿在手上。


"可我最近手法生疏……"不二忍不住笑了起来,见手冢快要拍摄完毕,一边往摄影棚赶,一边对幸村说:"你帮我看看他,我……早上迷迷糊糊的,总觉得有点修坏了白石的眉毛,最后还用眉粉帮他补了一点。"


幸村:"……"


不二本以为场刊和往常一样,只要拍完单人写真就算结束了。没想到这次企划特别有想法,拍完了单人,还要分学校拍。拍完了校队,还要再拍校内双打过的组合写真。等一连串拍摄完毕,白石也快要进摄影棚了。


四天人手一枝的标配花卉是黄色郁金香。大概是白石拜托荷兰莱顿合作商特供的关系,每一株都水灵挺拔,艳杀场内所有的鲜花道具。渡边监督甚至都调侃起了:花比人娇之类的冷笑话。


然而,给四天掏钱买单的那个人,手上拿的却是一朵不那么美丽的小黄花。


"药用植物,根茎治牙痛。属鸢尾科,是泽芳的一种。"白石博士耐心解释着,周围的人便迅速以他为圆心,往后退了一大圈。


"没有毒……"不二走上前去,亲手将那朵小花别在白石的衬衣上。


"还能产生蓝色的染料。"白石笑笑,指尖轻轻揉了揉不二无名指上的一圈戒痕,小声说:"这花像我。黄花绿叶,是四天的样子,可心里想的却一直是在青学的你。"


.5.


不二从小到大,担心别人总比担心自己要多许多。


小时候担心裕太会不会在学校里被人欺负,国中时担心菊丸和大石了吵架该如何和好,养成所里又开始担心河村的手臂能不能痊愈。等到自己在青学出道开始接拍电视剧后,又担心起手冢的手臂,越前的任性,幸村的伤病。


唯独,好像没有怎么担心过自家男人。


白石拍摄完场刊后,和大家聚了个餐便匆匆赶回大阪的项目组。用他的话来说,快则四天,慢则六天,让自己安心,全力以赴好好彩排。


结果,不二白日里的排练是没出什么差错,晚上的梦境却都是错上加错。第一夜梦见了白石忘词,第二夜梦到了白石跳舞摔倒,第三夜梦到了白石体力透支,直接晕倒在舞台中央。第四天早晨,不二提着行李箱从东京的家里搬出,和剧组一起住了酒店。如此,在第四夜梦见白石唱歌跑调走音的时候, 不二转身看了一床之隔的幸村睡得安稳,才松了口气,心说原来见面会还没开唱。


就这样熬到了第六夜。不二洗漱完毕后,趁着幸村还没有回来休息,终于忍不住悄悄给白石打了电话。明天就是彩排的最后一天,白石如果再不能赶回来,恐怕再次见面便是正式演出了。


白石的手机依旧是关机状态,可能连离所的初审都还没有递交。不二长叹一口气,张开双臂躺倒在酒店的床上,左翻翻,右滚滚,垂挂在胸前的婚戒不住地在白皙肌肤上压出点点红痕。他的内心深处有一个温柔的声音始终安慰着他别担心,哄着他快快入睡,可他的潜意识里却又有一种说不清的预感,搅得他心里颇不安宁。


房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大概是幸村回来了。不二从床上弹起,迅速控制好情绪,喊了声"进来吧——"


夜间的春风,微凉而惬意,在不二的肌肤上调皮地滑了一个圈,又悄悄溜走。进入到房屋里的人,携着星辰与清辉,轻尘与晚风,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睛望过来时,不二觉得心尖都在微微颤动。


"我回来啦——"白石放下包裹,转身抱住迎上来的爱人,吻了吻他的唇。


白石的身上有股清爽好闻的香味,不二埋在他胸前深吸一口,才辨认出那淡淡的松香是东京家里沐浴露的味道。


"我手机没电了……回家先洗了澡,看你还没回来就想到你肯定是跟着剧组住了酒店。"白石被不二扒了外衣,只着一条内裤笑着卧倒进被褥中去。


"然后,我就在大堂里遇到了幸村,还被真田吼了几句太松懈了……幸好,路过的迹部帮我解了围。"


不二自己也脱得几近全裸,幸福而餍足地躺在自家男人怀里,摸摸揉揉许久,又将被子把两人紧紧裹在一起,才悠悠笑道:"嗯,你就是太松懈了!"


然而,他却没有得到白石的回应。


不二抬头看了眼突然睡着的丈夫,无奈又心疼地碰了碰他的黑眼圈,笑了笑,便弯腰钻进被褥,遂而含了上去。


"所以……你们真的什么都没做?"翌日清晨,幸村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两人的黑眼圈。


"天地良心,我真的安分守己地抱着不二在睡觉。"白石神清气爽地从包里掏出遮瑕膏,用指腹细心地给不二上妆。


可是,不二并没有安分守己地抱着自己即刻入睡。


"……你们快点,监督已经到场了。"幸村把白石专属的台本放在桌上,又迅速给迹部回了个"马上就到"短信。


"好了,走吧。"白石盯着不二的脸细细看了看,确认完美无瑕后,才收拾好台本便示意幸村带路。


"你自己不收拾了?"


白石一边走,一边翻着台本,坦荡荡道:"我这黑眼圈就是搞科研熬出来的,有什么好遮的。"


最后的一场排练不同于往常,每个人非但需要认真唱完整首的曲目,还要无时无刻在制作making的摄像机前保持形象。不二每首曲目唱完,下场时都会有专业的指导与监督给出一些中肯的建议。两人唯一一次的碰面,还是在断ち切り隊的恋の激ダサ絶頂彩排现场。面对严厉的监督与高清的摄像机,连在千岁身后悄悄牵个手都是奢望,彼此脑中除了舞步和歌词,便是声乐唱法的小技巧了。


"怎么样,紧张不紧张?"不二起了个大早,跨坐在白石身上,给半睡半醒的丈夫修眉遮瑕。


白石昨晚被四天拉去集训,零点过后才被千岁和谦也放回酒店休息。


"初次亮相不是在你后面,也不是在'华丽的迹部大人'后面,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不二其实还挺好奇白石这次的初次亮相会是什么样子,当年毒と薬演唱会的空降还是自己设计的,现在想想都觉得震撼又经典。


"種ヶ島前辈说这次是全员的演唱会,登场不用像个唱那么惊艳……从后台淡定地走到舞台中央开唱就可以了。"


不二点点头,放下手中的修眉刀,起身放白石洗漱穿衣。


"那我们等会儿舞台上见啦?"白石穿上垂坠感极佳的草木灰风衣,高腰的贴身长裤衬得整个人修长而儒雅。他从口袋中找出一支润唇膏,将那淡淡的橙花味膏体均匀地抹在不二唇上。那是研究所后辈们在自己临走前极力推荐的浅色系润唇膏,覆在不二原本蜜色的唇上,愈发显得润泽而诱人。


"怎么了?"不二亲了亲白石的唇,精准地在对方眼底抓到一丝忽闪而过的欲望。


白石笑了笑,用指腹点了点对方的唇珠,喃喃低语道:"我好想终于明白,什么样的颜色叫斩男色了。"


.6.


偌大的会场像宇宙温柔释放的瑰丽星空。


舞台中央,白石安静地坐在高脚凳上。他将左脚踩在圆弧钢丝的边缘,右腿则自然下垂,毫不掩饰地展露着那流畅而修长的线条,引得台下的男孩与女孩们尖叫连连,无限遐想那双长腿延伸部位性感到极致的魅力。


四周的灯光迅速暗下,只留下一缕温暖的灯影给白石身体镀上一层低调的金光。


「奇迹の在り処を——

   探す旅をしている——」


没有伴奏,没有伴舞。


白石抬手拿起话筒,带着松弛有度的声音清唱起来。


如果说十年前,白石的声线清亮而净澈。那么现在,他又多了一份拨动人心跳的温柔,有千回百转的余韵,也有穿透人心的力量。


那是岁月,是成长,也是爱的滋养。


「谁にも见せない

   痛みを强さにしながら

   果てしない空に

   解き放つ愿い

   时の迷路の中で

   迷っても

   立ち止まらない」


那音色像是清爽的晚风,像浩瀚的晴空,在茫茫的岁月中,牵动着心绪,牵动着内心深处的声音。


放松肢体,放空思绪。随着舒缓的钢琴与吉他伴奏声慢慢融汇进来,舞台下的观众们纷纷情不自禁地跟着熟悉的旋律轻吟哼唱起来。


直到,一瞬间的寂静。


沉寂已久的舞台突然闪烁起明亮的蓝光。刹那间,星光璀璨,灯火明灭。等待多时的迷幻电子音骤然骄狂响起,青春而飞扬,炽热而疯狂。


「きっと世界が 

   揺らぐ夜にも 

   疾风を駆け抜け 

   描いてゆく 

   明日へのBIBLE 」


台下一片疯狂。


白石身后破空而出四天全员,他们跟着乐曲的节奏舒展着躯体,专注而深情地演绎着各自独具特色的和声,献上了今晚最令人惊喜的乐章。


千人合唱,心有共鸣。


歌曲渐入尾声,灯光转暗,四天的成员们亦纷纷离开。直到最后一个音符落地,偌大的舞台中央再次只留下白石一人。


不二在后台深情地注视着监控器中的爱人,他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只得用双手牢牢握着胸口的婚戒项链,放纵内心深处的暖流奔涌不息。


他听见后台有人评论说,白石将他这些年沉淀的所有唱功合并到这一曲中了。那不再是十年前青涩的BIBLE,而是现如今崭新的星之圣经,是足以引领四天宝寺的新圣书。


舞台上的白石向他十年后的粉丝们深深鞠躬,复又无声作了唇语,虔诚地亲吻上无名指上的婚戒。


有人像是看出来了,有人仍旧一头雾水。


但无论如何,不二还是精准地辨认出了他的丈夫想要在舞台上说的话。


他说:献给你,不二。


然后。


余生,也请一起与我共绘彼此的圣书吧。



FIN.




---------------------------------------------

好像已经过了2018.4.14的零点很久了,但无论如何,我还是尽己所能在24小时里写完了白石的生日贺文!

这篇是 March of Time的番外,所以写得还挺放飞自我的,大家如果能够喜欢的话最好啦~

最后感谢下 @老树几株  ,谢谢你为我手抄了那么多,我真的超级感动!也感谢各位走过路过的给我点赞评论的小天使们,白不二还挺冷门,你们的支持给了我继续写下去的信心,要给你们比心!


评论(26)
热度(167)
©夕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