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烧

それでも海は穏やかに凪いでいた

【塚不二】By Your Side「ABO|1029贺文」

手冢国光在一片温热柔软的触感中找回了些许半梦半醒间的意识。


习惯了波恩夏雨的湿润与冬雪的寒冷,这样舒服的感觉让自己不由想到了年少时期和恋人厮磨在被窝里的吉光片羽。

虽然那个时候两人心情迥异,对现实与未来的迷茫无不只好发泄在交缠在一起的躯体上。


但,或许也就是这个时候,所谓本能的欲望便被唤醒了吧。


记忆中,一点阳光和煦自然地散在恋人身上,明明纯净安宁的温馨却反方向而行之绞痛酸楚了自己的心甚而灵魂。

想要占有这个人,给他附上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信息素。


梦境里,自己总是习惯性靠近恋人,相依相偎。

然而又有多少个梦醒时分,搂空惊起,一时不知庄周与蝶,怅然久久。




一只小河蟹




“事实上,我梦见了六年前告诉要去德国后......两个人闭门不出宅在家里的那几天。”

“想要抱住你的身体却感觉柔软得让我怀疑抱着的人不是我爱的不二周助。”

“有过一次发情的酒店Omega经理趁我疲惫点了安眠香薰纠缠于我,所以.....”


"你就条件性反射,把我当做那个女人甩到了地上?“

已经完全平静下来的不二好气又好笑,甚至自行脑补了手冢半梦半醒把别人踹飞出去的表情。


”这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不二。“

几乎已经猜测到了不二在自己怀里偷笑的内容,缠绵地吻了吻恋人的眼角,又继续解释道。


”我不会抱除你以外的人。“

”等了那么久,一时间反而不敢确认幸福。“

似乎戳到了恋人的软处,不二轻轻撇了撇嘴,把头埋进枕头里,似乎有点羞涩起来。


“成为你的Alpha,是我六年来的等待与梦想。”

“所以总觉得还在梦里,不敢相信你已经属于了我。“

多少个梦醒时分,不能,不忍,不敢醒过来。

多少个东方既白,必定,必然,必须等下去。


”更何况.......“


"决赛一结束就赶回来,是我勉强你了.....”

隔着枕头传来的声音有些闷,然而丝毫不差地感觉到一点抱歉的味道。


”事实上并不完全是这样。“

满怀宠溺地再次爱抚了恋人全身,然后依偎上如今已然完全熟悉的身体。

人生中最重要的标记,遗憾确实是有的。

因为恋人情热难耐濒临疯狂的状态,手冢可谓一气呵成的直接进入,然后绝无半点拖泥带水地成结标记。

一心想着要解救恋人于焚身欲火之中,手冢甚至来不及好好享用恋人世上只有的珍馐般身体,便在彻底检查不二第一波情热完全消退后,沉沉睡去。


“不二,你的身体对我来说一直是致命的诱惑。”

“所以,一旦真正拥有后,就会愈发清楚地体会到对你的了解还是太少太少。”

“生活中的不二,训练后的不二,情热下的不二,想了解更多更多真实的你。”


将不二依旧一动不动埋在枕头里的脑袋轻转过来,预想之中的羞红让自己的心出乎意料地又漏了一拍。

将恋人的手挪到自己胸口,心跳就这样很有力地从掌心传达给了对方。


"一直守护在我身边,不要再离开我了。“

手冢的声音磁性而有张力,眼神庄重且热烈,整个人如同发光体一般闪耀。


一阵恍惚让不二条件反射微闭双眼,然后又似乎想到了什么,缓缓睁开蔚蓝色的眼眸。

”那——就看明天早上手冢选手起床时会不会再把我甩到地上的表现了!“


他的语气依旧腹黑而具有挑逗的味道。


果然是自作虐不可活。

手冢虽然在心中为自家恋人一如既往的小纠结叹了口气,但作为一个勇于承认错误并时刻做好保护恋人承担责任的男人,觉得眼下的道歉依然是必要的关键。


事实上,从一开始狠下心把不二独自留在东京开始,手冢就知道自己亏欠恋人太多了。

说着给自己六年的时间去立足职业网坛,好在恋人二十岁那年迎接第一次等待已久的发情热结合,却不得不因为大满贯赛事的日程一拖再拖。

到底服用过多少抑制剂,不二的自尊与骄傲永远不会告诉他,也永远不会承认其实和自已一样,常年承受着漫长而难忍的等待。


”一直以来都让你受委屈了。“


“嗯,而且未来几年也会继续亏欠我下去吧。”

手冢预想好的誓言还没有来的及说出口,就被恋人云淡风轻的反驳掩了过去。


“绝对不可能!”

就算是一向冷静的手冢,在这样庄重的告白下听到如此的回答,也忍不住更用力地捆住恋人,低声吼了出来。


就在这开口的一瞬间,不二猛地转过身体,然后对准了自家Alpha尚且因惊讶而张开的嘴唇狠狠吻了下去。

偷香成功的天才面带微笑地打量了一番无可奈何的恋人,然后捧住手冢的脑袋往自己怀里靠近。

“以后每年我都会和那天晚上这样拒绝你,然后喝下抑制剂在家等你夺冠回来。”

“恭喜你。”

“我的新晋红土王。”


罗兰加洛斯诚可贵,连续卫冕价更高。

但眼下笑得花枝乱颤的恋人怎么就不知道如果是为了他,自己什么都可以抛弃呢。

不过他是绝对不允许自己这么做的吧。


完全没有去想怎么回应恋人诚挚的祝福,手冢国光满脑子开始考虑未来几年应该如何加强速战速决战斗模式,特别是红土场上。在接下来就是拜托乾贞治先生调制更多效良质优无副作用无添加的抑制剂,嗯,当然还有针对其他Alpha的防护喷雾,以备不时之需。


不过.......

其实也有其他的解决方法吧,虽然适用次数屈指可数。


”不二,虽然发情期时间是固定的,但不仅仅只有抑制剂可以拖延期限。“

完全忽视恋人对自己大满贯殊荣的喜悦,手冢不动声色地把毫无防备的不二压倒在身下。


听出话外音的Omega并没有改变多大脸色,毕竟和他在一起,总会有那么一天的到来。


怀孕期间的Omega可以免受情热之苦,不过真的有这样一年多的好时光,首选之地打心底不是那些现代文明发达的各场公开赛所在大都市。

沙漠,雨林,深海,极地。

心向往之,不如那时一探究竟。

想到这里,也不管这个梦想能否实现,不二狡黠地一笑,然后抓起手冢的手十指相扣起来。

蔚蓝色的眼眸迷离地停留在恋人柔情无边的神情中,双唇翕动,发出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


“那——孩子他爹请先许个愿望吧。“

“要Alpha还是Omega,男孩还是女孩呢——"



FIN


评论(10)
热度(420)
©夕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