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烧

それでも海は穏やかに凪いでいた

【塚不二】半透明人間「魔神paro|长篇|Chapter 1」

=向大高忍《マギ》(《魔笛MAGI》)致敬=

=完全不清楚设定的可以戳这里=


【0】

晚风有点凉。

绕过窗棂的繁复格纹,吹皱烛光摇摇摆摆使得室内的光线明灭不定。


不二放下手中的公文,被闪烁的光源抖得眼睛一阵眩晕,索性眼不见为净,一口气吹熄了已快燃尽的烛油灯。

黑暗如约而至,伸出手挪到月光洒落的方向,紧紧抓住却仍旧一无所有。

此间青国已入亥时,华灯谢幕,家家闭户而寐,静得恍若天地间只有他一人还在勤政治国。


明明想要从那个人眼前消失,却不知是放不下这国家动荡的局势,还是留恋昔日相依相偎的温存。

最后的最后,终是不惜堕身做了那青国帝王的笼中鸟,在曾经最厌恶的被保护氛围中鞠躬而尽瘁。


不过三年的时间又何曾想到,当年威震关东的青国上将竟成了终日禁闭于燕回塔的政务官。

如果是他的眷族,就能再一次于沙场点兵,在滚滚烟尘中智取敌方将领;又或许能再一次立足于军营之中,指点山河而决胜千里之外。


只是如此,终究是匆匆而去了。

假如那天能下定决心全身而退,便不会徒然接受圣旨从而陆续免去原有的一切军政要务罢。

徒留文房四宝与之共处的文官仕途,并非所愿,却是皆大欢喜之事实。


这是手冢国光的温柔,不二周助并不喜欢却也不会拒绝接受。

一朝国泰明安之时,便为自身消失宫阙之日。

如此而已。


到那个时候,他的王会不会锁紧眉头,然后不带任何怨恨地再次呼唤自己的名字呢?

曾经相信只要在他身边,多远的地方都能到达。

然而真的攀登到极限之地时才发现,到不了,也陪伴不了那个人走到最后。

他是他的臣子,不是他的后宫。与其一无是处地禁锢宫廷,不如闲云野鹤放纵心思做个真正的凡人。

并非否认过去,只是想放下多年来的包袱,徒留吉光片羽而已。


印象中最喜欢埋在他温暖坚实的肩窝里,假寐也好,撒娇也罢,都任着自己小小的恶趣味肆意胡闹。

及至南征北战最艰难的时候,手还会被轻轻捏住,然后缓缓挪到心口。

他总是用低沉却安定的声音说,无论苍世流转,这个地方永远是属于自己的位置。

所以,我们要在一起。


仿佛还是昨日光影,可是昨天已然非常遥远。


【1】


当年青国还不是青国,青城一方水土也道是人尽皆知那风华绝代的九人传奇:手冢将军和他的八大上将。

且看那极尽帝王之相的手冢国光将军,又闻得风度卓绝的天才军师不二周助;有沉稳如山的副将大石秀一郎,搭档灵动无敌的副官菊丸英二;亦不敢不服妙手回春的军医乾贞治,心惊于热血刚毅的彪悍前锋河村隆;更有明日新秀桃城武、海堂薰、越前龙马,各个可谓身怀绝技,不可无一,亦不可有二。

几年前,仅凭这九人之力,三军将士一时气吞山河如虎,斗山吹,战湘南,敌六角,克比嘉,可谓战无不胜。


青城亦在如是开疆扩土下在不知不觉中一举成为了在地域范围上可与立海、四天宝寺、冰帝这三个超级大国相鼎力的大城。

但正如字面意义上所说,青城依旧还是城。城池扩大了,仍不能为世人所认定为国。

仅仅只是地域范围上的版图扩大,没有王之器的君权神授,便失去了作为国家的资格。


之所以说立海、四天宝寺、冰帝为一方强国,不可不谈及其帝王。

立海的幸村精市,四天宝寺的白石藏之介,冰帝的迹部景吾不仅是所谓王者,更为这世上都极属罕见的复数王之器。

所谓王之器,即所罗门七十二柱魔神认定之王者,天下注定所要受万人顶礼膜拜的帝王。要成为王之器,必须从九死一生的创世迷宫中杀出重围,在魔神的考验与认定后,方可获得这宿命般的神秘之力。


这个世界上曾经有千千万万人渴望为魔神所眷顾,渴望成为君临天下的霸主,然又有多少勇士猛将私闯迷宫却落得个尸骨不存永藏深谷。

前圣城一方诸侯观月氏曾倾其国力,率精兵铁骑浩浩然强行突围,却落得个无人生还震惊四座之结局。此行有去无回者数以万计,凡夫俗子方知魔神恐怖之实,而王之器的认定注定神授天力方得始终。


偏偏那三位帝王又为人中龙凤,无视前人之骸骨,竟纷纷横冲直撞般陆续攻克了所在封底内迷宫数座,从而得到了几位魔神的眷顾。

凭借寄居于形影不离的金属器中的神秘之力,三国霸主和他们的眷族三分天下而直指青城。


“不如,手冢也去攻克迷宫吧?”

“与其在这边接受三国帝王魔装放大招,不如让自己也成为王之器,至少从战术与战略上先助长自己的士气,压压那边的气焰。”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上将浅笑低语,轻摇羽扇间仿佛历史上白骨新鬼无数的迷宫攻略不在其活下,运筹帷幄又淡定从容。


“不二所言极是。”

“目前立海那边幸村因为承受了四位魔神的依附,身体情况已经达到极限。据说可能恶化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因此目前必定无心于我青城。而冰帝和四天宝寺的君王前几日刚进入新的迷宫,都企图得到第三位魔神的加冕,无论攻略成与败,及至修养调整结束也至少有三个月的空档期“

军师乾贞治合上笔记本,露出一丝狡黠地微笑,又慢慢启口做出统计分析的最终结果。

”手冢若要一统青城成为王之器,现在是最好时机的概率为100%。“


此言一出,诸将领便纷纷会意,俯首而宣,一时震天动地。

”吾等必将誓死追从将军。“


不二依旧肆意伫立在他的将军身旁,转头看了看那神情多年如一日的严肃与庄重,却意外发现那人亦在看他。

此时无声胜有声。

多年的默契告诉不二,他的君王用眼神告诉他一切早已下定决心,一切已然准备就绪。

然而他终究还是想知道,想要确认他最在意的人是否也如同这俯首称臣的诸将一般做好了相当觉悟。


如风般飘然走到大殿中央,不二作揖半跪行礼,轻启朱唇。

“黄泉碧落,死生契阔。”

“天地枯萎,生死相随。”


一时余音绕梁,袅袅不绝。


统领青城大军的首席上将站起身来,高大肃穆的身形被烛光照应得越发强大,宛若天神。

“诸将,听我指令。”

“不要大意,攻克迷宫,收魔神而立我青国。”


于是那年,不二便没有见到骄阳似火的夏日以及落叶纷飞的秋日。

八人将追随着他们的将军,在危机四伏的迷宫中血洗妖魔,斩杀敌兽。


青城二十九年七月,手冢国光攻克第十四迷宫,天赐于魔神列拉金之力。

河村隆,桃城武,越前龙马得魔神眷属之认可,始为最原始之眷族。


列拉金本为操纵重力之力系魔神,河村与桃城又为八人将里首屈一指的大力士,如此得到眷族器的加冕,一时可谓战斗力倍增。越前虽并非以力而见长,但有了魔力相助倒也是上升到一个新的境界。

与桃城交好的海堂听闻此事,便带着五胜五败的历史战绩前来比试,怎料桃城的眷族器魔力一泄,竟在三招之内挫败青国也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剑术达人。

海堂是悻悻而归了,却越发使得青城的士气更为高涨起来。


“看来立海、冰帝与四天宝寺的上将之所以战勇卓绝,也是依仗着王之器的眷顾。”

“只要在王之器的身边,并且受到魔神眷属的认可便能获得眷族器,如此一来最大程度地成倍提高战斗力。”

“看来又收集到了极好的数据呢。”

乾贞治一边做着详尽的解释一边持续奋笔疾书记录着什么。


“真是有趣呐。”

“不知道会不会有我中意的魔神呢?”

因为是不二,所以诸将领听了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调侃,明明是会不会有魔神青睐自己吧。

然而当时.....

当时又有何人知晓,这一语成谶,竟使得不二之后或永远失去了成为眷族的资格。


青城二十九年九月,手冢国光复克第七十一迷宫,加冕于魔神但他林之力。

乾贞治,海堂薰,大石秀一郎,菊丸英二得魔神眷属之认同,亦为眷族。

但他林本为智慧与转移之魔神,乾贞治的数据与谋略在其眷属的青睐下越发精妙起来,海堂薰的剑法获得瞬间转移的神力相助后更是运用得炉火纯青。

而大石和菊丸也在眷属器的魔力下,练成了镜像化的搭档进攻阵型,可谓一了多年苦练不得的招式。


于此,青城境内仅有的两座迷宫终于全部攻陷完毕。

谁都知道,在手冢国光从迷宫中层层杀出重围并获得了两位魔神的眷顾时,便成为了无可撼动无可置疑的帝王之器。

而他的将领们也都获得了魔神眷属的认可,被倾注了同样傲人的眷族魔力。


唯独不二周助,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席智将,竟出乎意料般无所斩获。


人言可畏。

不二本不想在意那些流言蜚语,也并没有害怕自己的实力如无魔神眷顾会大失水准。

只是一切来得太突然,以至于失去了最好全身而退的机会,也终究不得不背弃属于天才的骄傲。


是年,手冢国光称帝,改青城为青国。

四国鼎立的时代,终究如约而至。


登基仪式上,青之帝王大赦天下,八位主将各领封地自成诸侯,前朝遗臣亦各司其职无所更替。

圣旨宣读完毕怎料造化突变,一时风和日丽之景瞬息万变而呈疾风骤雨之势。

只见四天宝寺帝王白石藏之介率其眷族乘风踏云而来,送上一份可谓壮观的见面礼。


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不二几乎顺从本能的在最短时间内部署了迎敌方案与防御措施。

手冢方才连克两座迷宫,此时左臂伤口尚未愈合并不为外人所知,如此更不可有所泄漏风声。

海堂和桃城左右守护住王的身侧,大石与菊丸则疏导诸臣前去避难,龙马、河村和乾则一如既往地守在不二身后前去迎敌。


那白石藏之介同手冢一般亦是加冕两柱魔神的复数王之器,此次亲自前来本想试探个青国实力,怎料前来的主将既非王之眷族,更非王之器。

”不二周助,我听说你是唯一被魔神眷属否认的将军,可见一无实力,二无忠诚可言。“

”如此,莫非是青国无大将,凡夫俗子为先锋?“

那语气淡定从容,仿佛在陈述一个简单易懂的事实。


周遭的言语在白石一席话后也开始纷扰嘈杂起来。

那些前朝遗臣也不管这多年征战中不二将军的赫赫战功,只听得这”一无实力,二无忠诚“八个大字,竟都大惊失色起来。

无可置疑的眷族衡定准则与残酷的事实一时连巧遇如簧的乾都无可辩驳。


“你们这群老东西懂什么?”

“如果说不二对王不忠,王早就死了好几回了。从南征北伐到攻略迷宫,那次不是不二拼了命的守护王?”

末了还是一向心直口快的菊丸忍不住大吼了起来,也不管什么逻辑与收敛一时嚷嚷得情绪激动,连大石都难以招架。


白石双手环抱在胸口全然一副坐观内斗的神情倒也怡然,然眼前瞬然白光一现,条件反射般往后一躲仍免不了鼻尖被划出一道淡淡的血痕。

这样的速度与居合刀法,是全然未见过的。


”四天宝寺的王之器亦不过如此,我不二周助今天倒要挑战一下所谓王之器的海量,好好求教一番。“

”十招定胜负,成王败寇。“

”生死由天,悉听君命。“


一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间两袭光源已然绞合在了一起,刀光剑影形成一波又一波的气压圈,压迫得连周围两方眷族都不得不往远处退散。

这是怎样的一场强强对决?是那个名叫不二周助的凡人太强,还是四天宝寺的王之器浅尝辄止?

只是如此的难分敌我与千钧一发,让众人忘记了思考。

青国蔚蓝色的羽织和四天宝寺冬青色的礼服在空中飞扬翻滚,似乎只能凭借着色彩的黯淡转换推测着其中千秋。

飓风漩涡卷起地面的沙石尘土,回转于半空又失重轰然倾注。明明是荒原,却异常地从地表冲破出巨大而壮实的藤蔓,限定住了一切可以退缩的路径。所谓天灾,不过如此。那便是白石魔神拜蒙和赛共的一部分力量罢。

恍惚着瞧见蓝色的光影节节败退,却又有什么中流砥柱支撑着不二无畏而无惧地死命相敌。那份即使四面楚歌仍旧想要勇往直前的决心,就算是朝夕相伴的诸将亦是前所未见。

瞬息万变的战局似乎又有所扭转,只见白石的进攻开始停滞,如何声东击西都无法再次突破前几秒还胜券在握的攻势。藤蔓越结越繁复,错综复杂的枝节带着艳花毒草针刺泛滥成灾。所谓乱花渐欲迷人眼,两人不知在一片风暴雨林中纠缠了多久,众人看得眼睛糊涂了,视线也越发不得清晰了,更不用说内心的震惊几近到了快要停滞的地步。

这或许是青国多年以来第一次见到如此惊心动魄的血腥杀戮罢。


”不二前辈!“

如是胶着间,只听得越前的大声尖叫,一成不变的蓝与绿中徒然溅出一抹殷红,接着又多出好几道鲜红的血迹坠落到地上。

和血液散发着层层热气一并的,是不二一声比一声凄厉的痛觉声线。


只是,血液的深与浅却又是如此不一致。

难道,是两个人的血?


待众人再次从地上的血迹转移目光到主战场时,所有人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道银白色的亮光从两人中间直直霹过,不知是雾气还是水汽抑或是血气,等到那些迷糊视线的云烟一并散去的时候,方才还在海堂与桃城身旁的青之帝王不知何时已凭借但他林的转移之力硬生生地横在了交战的两人中间。

全身魔装的手冢国光左臂被白石藏之介同样的魔装金属器所刺穿,刀锋所指之处便是不二周助的心口要害。

鲜血如柱喷涌而出,但受伤的人似乎浑然未觉。

那双素来严厉冰冷的眼神中流转着深不见底的温柔,然后伸出右手抓住怀中守护之人的手腕抵上自己心口。

坚定而无可置疑,他说。


”这里,不会有任何猜忌与不满。“

”流言蜚语不足惧怕,不二。“

”如果你只是在意这些,闹够了,就和我回去罢。“





TBC





=================

碎碎念:

写着写着ABO的正文突发奇想要填一个长篇的魔神脑洞,我也是蛮拼的。

一直很喜欢大高忍老师的魔笛MAGI,因此想给冢不二也加这么一个前无古人后或有来者的脑洞。

所罗门七十二柱魔神的世界观很大,出于不想浪费设定的原则考虑,这次绝对是长篇连载了,还请大家多多支持给我写下去的勇气。

本篇关键字为:生命不能承受之重,笼中鸟,权利与性欲,囚禁与操控。

架空设定什么的不要太纠结,认真你就输了。


P.S.大家设定中有什么不明白的一定要提出来,我会很详尽解释的OTZ



评论(24)
热度(59)
©夕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