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烧

それでも海は穏やかに凪いでいた

【東卷】风の强い日(中篇)

[2]


高中毕业后,东堂直接选择成为了社会人。

 

考虑到之后和小卷要一辈子在一起就必须会有那么一天向家人坦白,然后不管是接受还是反对大概两个人都会毅然选择从家里独立出去吧。

因此,和所有准备考虑结婚的男人一样,东堂觉得自己必须在小卷回来之前做好必须的资金与资本准备。

 

背井离乡一个人来到东京,凭借着优秀的外貌基础做过平面模特,拍过广告也跑过几个颇有分量的龙套。积累第一桶金的时光很艰难,但好在自己对物质需求并不高也不算太绝望。等到积累了一定资金,东堂按着最初设想开了属于自己的一小间居酒屋。由于本身擅长料理,也从姐姐那里学到了独门装盘秘诀,加上本身作为老家旅店长男出身的优秀经营之道,生意从一开始也就红红火火相当顺利。在寸土寸金的东京租了间普通的小屋作居所,东堂白天拼命工作,到了晚上就和小卷邮件联络聊天,说着一天的琐事外加一些没有营养的对话。幸运的时候,还会接到恋人主动的LOVE CALL。

 

一年,两年,一直抱怨日子太长电话太短的东堂却突然在某天的通话中制造出了一个冗长的冷场。

不知道是因为白天工作疲惫的关系,还是这些年相隔太远生活方式相去甚远的原因,东堂渐渐觉得在听到恋人跨越九个时区的声音时,不再能像过去那般滔滔不绝。

明明深爱并思念着对方,却慢慢在按下接听键的一刻不知说什么才好。

 

这样的情况随着时光流转越发明显起来,生活上的点点滴滴流水账在邮件里早就报完了,由于彼此现在都很少骑车不再比赛所以这方面的话题也很少被提起。

东堂突然发现自己虽然和小卷维持着和先前一样的联系,却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硬生生地拉出了距离。

不由想起以前姐姐时常和自己抱怨,过去交好的老同学因为进入职场后各自发展程度不一样,社会阶层啦生活档次啦也就拉得越来越开,直到现在还能和之前那样说得上话的已经不多了。

 

事实证明,不仅女人的交际圈如此,男人间的感情同样一旦在生活上有了本质上的变化也就淡化了交集,弱化了羁绊。

 

但是小卷不一样。

小卷是恋人,是要和自己走到生命尽头的唯一所爱。

 


 


戳我


 

事实上,四年来东堂在东京的事业可谓风生水起。自己居酒屋的生意因为一直很好以至于渐渐开始打出了品牌效应,考虑开设分店的日程并不非常遥远。因此从一位社会新人的角度来说,这样工作上的成果不可不谓不丰硕。

 

所以等小卷毕业归来后,就能看到东堂尽八作为成功社会人的一面吧。

因此在倒计时日历即将见底之际,东堂觉得四年来的远距离恋爱终于要修成正果了。

 

小卷就要回来了,拿着英国那边大学的毕业证书回来了。

想到这里东堂就觉得一种甜蜜到填满身心快要溢出来的愉悦席卷了整个灵魂。

 

四年来小卷回国次数并不多,就算回来了接机这种工作也鲜有由东堂全权承包。

这或许是天下所有地下情人的悲剧吧。明明是恋人的身份,却不得不照顾卷岛家父母双亲对接机的执念。好多次东堂为了能早一点见到小卷,哪怕只是一面,甚至不惜在一边装作路人甲戴上墨镜偷偷地看着恋人合家欢乐的样子。虽然之后会有甜蜜而绵长的私底幽会,但再怎么说还是有点小心酸罢。

 

然而那年不一样。

 

小卷不仅特地打了电话告知自己回国具体时间地点,还破天荒地问了自己能不能在早晨十点到羽田来接机。

 

完全没有父母例行的接送计划。

 

接机那天,东堂凌晨四点半就醒了,因为担心再睡回笼觉会误了时间,于是兴奋得像个孩子在天还没有开亮之际就蹦跶到浴室去做准备。

明明八小时前才洗过的身体又在强迫症驱使下从头到脚趾清清爽爽冲淋了一遍,哼着原创的小曲刷牙洗脸修眉刮胡子保证颜一如既往的美型。当然,也还不忘打开自己珍藏的喀秋莎收纳盒选出最喜欢的水色发箍自恋地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观察自己是否达到最完美的状态。最后穿上今年圣诞节小卷特地从英国寄来的风衣,东堂觉得自己如果再带上鲜花和钻戒简直就可以直接求婚了。

 


戳我



日本凌晨两点,英国晚上七点整。

 

“裕介,你到底要在法国玩到什么时候才回来?”

“虽然说取材找灵感也不是两周时间能得到的,但是工作上需要就快点结束旅程吧。”

“哥哥我这边刚刚下班,大家也都等着你回来修改下一季度的晚会礼服草案。”

 

东堂深深叹了口气。

卷岛显然还是四年前那个因为害怕对方了解到真相会难过得直捂心口,因此总是将最重要的大事瞒到最后一刻才告诉东堂的糟糕性格。

不过要说性格糟糕,自己这四年来也是毫无长进吧。明明早就察觉到恋人潜在的不安,外加此次回国如果是不再会离开的返程又岂会行李如此简易,家人又岂会不亲自前往机场接机?

卷岛背着家人所有偷偷回国,到底是为了和自己幽会还是做最后的告别呢。

 

不管怎样,事实还是如是摆在了东堂面前。

这四年来,卷岛一边在英国上大学一边帮着哥哥打理他刚创立不久注册在英国的自有服装品牌。凭借过关的绘图能力以及天赋般的设计才华,卷岛家的长子在深思熟虑后恳请毕业拿到文凭的弟弟能继续留在英国帮他打理公司。

而和这般长期雇用关系并存的,便是卷岛兄弟两人都能够获得在英国长期的居留权吧。

东堂即使在海外移民程序上再怎么不了解,也懂得获得居留权后不出四年五年,小卷在法律上便能拥有获取英国国籍的权利,并且也有足够实力能够在那边独立生活,享有更好的福利与更完美的人生。

这些,都是东堂尽八所不能给予的,也是东堂尽八凭一己之力永远无法到达的高度。

 

虽然四年前在卷岛留学前夕也曾有过这样的设想,但当事实真的摆在面前时,东堂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无力承受这样的结局。

比起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悲伤,更多的还是无奈。努力了那么久还是没有办法能给予小卷想要的生活与继续留在日本留在自己身边的理由,等待了一个又一个春晓秋冬却依旧等不回来所爱之人与自己真正的重逢不离。

倒计时日历撕扯殆尽了,却开启了新一轮遥远而漫长的等待。一年最少270天不能离开英国本土,五年就是1350天。就像长跑运动中气力殆尽冲到终点的选手还没来得及品尝胜利的喜悦,却发现那个梦寐以求的终点站会一晃眼再次成为起点集合之地。

时光再次折回到原点,可自己却不再是那个精力充沛的自己,而他也不再是原来和自己站在同一起跑线的他。

东堂一时间脑子混乱得如同一片浆糊,不自觉地捂上胸口觉得那边空空荡荡地微微泛着生疼。

 

卷岛从身后抱住东堂碎碎地念叨着些什么,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定是什么都听不下去的吧。

说这几年毫不在意寂寞空虚冷是不可能的,面对突如其来的下一个五年也不是完全没有过动摇。但比起时间上的等待,东堂更害怕卷岛成为英国公民后的打算。有着这样一个巨大的未知因素,东堂发现自己居然会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茫然与脆弱。

 

从高中开始就试图用电话强行维持自己和小卷的联系,及至成为恋人后远距离恋爱也是邮件电话不曾间断增加感情交流。虽然交往之初小卷也有说过并不是被迫接纳单方爱情,而是发自内心地真心喜欢自己。但是如果没有过去频繁的电话骚扰与比赛接触,小卷或许根本不会出柜,也不会像现在那样时不时照顾自己的心情瞒着家人悄悄回国吧。明明小卷可以把更多时间用于开拓自己的事业领域,把握更好的机会去拥有更棒的人生体验,却被自己在这里绊住了脚步。

 

“尽八!”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咻!”

 

被恋人半羞半恼的声音打断思绪,东堂再次将视线焦点凝聚在卷岛脸上时发现对方凝着眉撇着嘴一副怨气满满的样子。

 

东堂没有听到卷岛之前对自己讲了什么,只是再次双眼的目光汇聚在一起时,不知是自己眼中水汽氤氲还是卷岛的容貌过于诱惑人心,一种绝望与蛊惑共生的感情拉扯着内心不断膨胀的自卑,让东堂几欲崩溃。

 

“小卷,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在日本生活?”

末了,几乎是摊上所有的勇气向恋人发问,却在卷岛吃惊的眼神下被意想不到的话语驳回。

 

“尽八,我刚刚都说过了,英国才是更好的选择。”

 

卷岛一字一句清晰无比地落在东堂心中,如磅礴大雨倾盆而下,击碎了所有美梦编织的臆想。

东堂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不知所措的听着卷岛毫不犹豫给出的回应,心脏痛得仿佛暂停良久等待最终的爆破,呼吸系统也开始变得迟缓每吸入一口空气都疼得想要狠狠捶打胸口。

东堂本以为就算会面临很多困难,两人都不会轻言放弃的感情,就这样走向了尽头?

四年前东堂觉得留学是小卷追寻梦想的必经程序,也是考验两人走向美好未来前所要必须承受的考验。虽然远距离恋爱很寂寞,自己拼搏事业也很辛苦,但他从未想过要放弃。

 

然而如今面对小卷的选择,东堂几乎是顺从本能地选择了放手,选择终结恋情的那条道路。

 

卷岛在那通电话过后很快就回到了英国,而东堂也陆陆续续更换了手机号码和住所新址。

 

搬离原居所的最后一天,东堂看着陪伴了自己四年之久的小屋已然空空荡荡。

打开窗户,小雨伴樱卷入晚间的风,散落一地。

暗夜无光,即使是最美丽的樱吹雪景致也徒然只是给地面留下点点暗沉斑驳罢了。

 

“小卷,我们分手吧。”

 

最后一条短信显示送达后,东堂关闭了手机。

和多年前一样蜷缩成一团蹲在地上,只是这次,泪落如注。



TBC.


评论(1)
热度(48)
©夕烧 | Powered by LOFTER